日本千叶县一辆汽车开入河中后沉没致2人死亡

中新网2月18日电 据日媒报道,当地时间17日下午,日本千叶县发生了一起意外事故,一辆汽车径直开入了位于该县九十九里町一处靠近渔港的河流,事故造成车上2名司乘人员死亡。

据报道,事发后,当地警方接到一名附近的男子报警称,“有一辆汽车开到海里去了”。

记忆比较深刻的是跑大年。这是起自除夕一早的事,也是孩子们的事。这天一大早,所有的孩子们都要穿上最好的衣服,三五成群地约了,挨家挨户地跑。跑去干什么?当然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展示自己的新装,希望得到人家的夸赞。去了谁家,谁家的主人早知道孩子们的意图,也就不吝赞美之词。夸完了,还要给每人送上几块糖,让孩子们高高兴兴地来,快快乐乐地去。也有的主人家爱开玩笑,专门说谁谁谁的衣服不如谁谁谁的新,不如谁谁谁的好,惹得孩子们互相攀比后哭鼻子,甚至回家去和自己的父母打闹。因为是逗孩子们玩的,谁家的大人也不会介意。上午的跑年直到跑完所有的人家才告一段落。这时已基本接近中午,各自回家吃饭。晚上掌灯后还要跑。不过这次跑的目的,是展示自己的灯笼好不好,展示自己的口袋里和别人有什么不同。比如,谁的口袋里糖多?谁的口袋里除了糖是不是还有花生、瓜子、柿饼、红枣、黑枣等? 记得有一年,我穿了新衣服去跑年,一不小心摔了一跤,把新裤子划了一个铜钱大的洞。到了别人家,那家的主人非要说我穿的是旧裤子,任凭我怎么解释。惹得我回家好一顿哭闹。晚上再跑年,我忐忑不安,不去吧又想去,去吧又怕别人说我的“烂裤子”。正在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突然发现柜子里有一双新皮鞋(后来才知道是姥姥给母亲——她唯一的女儿买了多年一直没舍得穿),我灵机一动就偷偷穿到了脚上跑了出去——尽管很不合脚。而且到谁家总把脚抬得高高的,生怕别人看不到。和女孩子不同的是,好多男孩子除在别人家展示自己的新衣服之外,还要展示随身携带的鞭炮的多少,还要展示自己拥有的烟的多少。在我们小时候,过年,男孩子的烟是特许的,理由是他们要点鞭炮。试想,在这样一个偏僻的小山村、在白雪覆盖了的村子里、在沉寂得让人心慌的平淡日子里,忽然出现了这样一支穿红戴绿、花枝招展、笑声朗朗的风景,那该是多么让人感染、陶醉、兴奋和难忘啊!这些,现在看来真的是幼稚,幼稚得可笑也幼稚得可爱。但快乐也恰恰蕴含在这些幼稚可笑和可爱里。谁说不是呢?否则,又有什么值得我们记住呢?

萨法迪在会谈后举行的联合新闻发布会上说,他将把约旦国王阿卜杜拉二世的信转交给伊拉克总统萨利赫和看守政府总理阿卜杜勒-迈赫迪。该信件强调约旦支持伊拉克维护安全与稳定,呼吁地区与国际社会尊重伊拉克主权。

据目前的调查结果显示,2人身上并没有明显的外伤,警方正在就二人的身份及汽车掉入河中的原因进行详细调查。

本月3日,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下属“圣城旅”指挥官卡西姆·苏莱曼尼在伊拉克巴格达国际机场外遭美军空袭身亡。作为报复,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8日凌晨向伊拉克境内两个驻有美军的军事基地发动了导弹袭击。美伊矛盾升级导致中东海湾地区局势持续紧张。

(作者为本报评论员)

更有甚者,为了达到丑化大陆的目的,岛内有些人无视大陆方面在抗击疫情上所展现出来的强大组织动员能力和疫情防控的明显效果,不断攻击大陆的政治体制和社会制度,挑拨离间台湾民众对大陆的好感。从绿营政客、绿色媒体到当局豢养的网军,不断恶意捏造、大唱反调、冷嘲热讽、散播仇恨,释放各种“信息瘟疫”,其险恶用心昭然若揭。

当地警方和消防部门在接到报警后,紧急赶到现场,在将车内的一名60多岁男子和一名80多岁女子救出后,迅速把他们送往医院。不过,二人均在之后因抢救无效不幸身亡。

“台独”媒体和绿营“网军”公然诬指“中国研制肺炎病毒作为生化武器”,公开宣称“中国是威胁全人类健康的元凶”,叫嚷“把全中国当做疫区来处理”。台当局“行政院长”苏贞昌一开始就带风向说,“中国武汉发生疫情害惨全世界”。世卫组织宣布将新冠肺炎命名为“COVID-19”后,台当局和部分媒体却故意对着干,继续称之为“武汉肺炎”乃至“中国病毒”。

贴春联是过年前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家家要做,除了那些当年有过世的亲人的家庭,一般是在除夕的上午。贴春联前是写春联。在我的印象中,买春联贴是城里人的事,农村人都是自己买了红色、黄色、绿色的纸来写。即使自己不识字也会拿了纸让别人写。那时村里少有的识字人也把给别人写春联当做一项义不容辞的事。我们家,我的父亲、伯父都是识字人,我就见过他们给自己和村里的人写春联。后来孩子们大了,多多少少都读了点书,这任务就由孩子们做了。我们兄弟姐妹们都写过。我记得我们家有一方砚台,圆形的,带盖儿,农村人用的笨碗那么大。每年用时,父亲就会从西屋的房梁上取下来,擦洗净,交给我们。墨是买的,不是如今的墨汁,多是固体的块状。用时需在砚台上倒了水慢慢地磨。这活儿是许多人干不了的,比如性急的人,爱干净的人,闻到墨香却觉得臭的人。因为要写很多,所以也算一个苦力活。就我们自己家,大大小小就要写20多副。3间正屋,门上、窗户上都要贴就需要6副,还得配6个横批3个斗方。还有粮房、牛圈、马圈、羊圈、猪圈、鸡窝,还有大门的里外,还有马车上等等。加上亲戚们的,加上不识字的邻里、村人,需要写好几天。说好几天,实际上是好几个晚上。因为白天活多,家里小没地方。晚上搬个小桌子,点个小油灯,就可以写,写好了放地上慢慢干,冬天家里温度低,写好的对联干得很慢,有时候需要小心地用嘴吹干。那时候,真正的难处不是这些,而是肚子里没有货,手头又没有书,不知道写什么。好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和各地的广播电台好像都了解我们的难处,那几天会天天播放春联,而且是反复播,让你记。我确实是靠了收音机才勉为其难地完成的。因为是自己记,也常有记错的时候。比如人家的对联本来是“天增日月人增寿,春满乾坤福满门”,我写出来的却是“充满乾坤富满门”,好在意思没大变,也就马马虎虎过了。这副自然是要贴到正门的,还要配上“出门见喜”的横批。有时难的是根据不同的场合写不同的内容,比如,羊圈的对联,我记得大多数是“大羊年年生,小羊日日增”。大门上的对联多数时候是“门前车马非为贵,家有子孙不算穷”,在车上要贴“四通八达”,在房梁上要贴“抬头见喜”等等。还有的其实难称对联,比如有的人家给爷爷奶奶的门上贴的是“过大年里响大炮,爷爷抱着奶奶笑”,还有一些是诗,比如“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金猴奋起千钧棒,玉宇澄清万里埃”。但我写得最多的是“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写春联闹出过的笑话不多,但贴春联的笑话就不少。我一个不识字的远亲,请我写好对联后自己去贴,结果把“大羊年年生,小羊日日增”横批“六畜兴旺”贴在了家门上,就成了全村的笑话。还有一个不识字的孤寡老人,过年时来不及找人代写春联,就用碗底蘸了锅底黑在红纸上印了几个圆圈贴在了门上。这是听大人们说的,我没有亲见。但至少说明,在我们老家是无春联不过年的。贴春联在我们家是一件十分艰难的事,因为那时春节的气温基本在零下二十或者三十几度。要先用白面粉在锅里煮浆糊,煮好后趁热刷到墙上去,而且必须一个人刷一个人贴,还必须同步,否则浆糊一冻,对联就贴不上去了。虽然贴好春联,总是被冻得手脚麻木脸红鼻子痛,但看着满院花花绿绿起来,有了过年的气氛了,还是很高兴的。

其实他们无意探讨新冠病毒的来龙去脉,更没把心思放到民众健康和福祉上,只是希望操弄政治,搅动情绪,按照一己之私肆意恶化两岸关系。就在世界各国各地区纷纷表示将力助中国大陆抗击疫情的同时,民进党当局都在干什么呢?禁止口罩出口大陆,阻碍在鄂台胞返乡,关闭两岸“小三通”,拒绝陆配子女回台。对声援大陆抗疫的台湾人士,党同伐异施行舆论霸凌;对大陆及时通报视而不见,谎称“被排除在世卫组织之外而错过疫情”。如此种种,不一而足。恶行恶状,毫无执政水准,跌破人性底线。

如同岛内有识之士所言,病毒才是两岸共同的敌人。某些人非要跑偏、走歪乃至逆行,释放“信息瘟疫”,顽守“台独”立场,充分暴露出其灵魂深处的丑陋程度,更让有良知的人们看清了“他们与恶的距离”。有道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一小撮背道而驰的人,趁机制造点杂音,耍点小聪明,弄点小动作,终究无法改变两岸血浓于水的事实,无法改变两岸终会统一的大势。大陆有能力、有信心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更有决心、有能力挫败各种“台独”活动。谁一意孤行,谁必将自食恶果!

说到底,台当局见猎心喜,摆明是拿疫情当工具,炒作“恐陆仇中”气氛,上演“以疫谋独”戏码。为了遂行政治私欲,不顾吃相难看也要趁火打劫。这种行为,不但毫无同胞间血浓于水的情感流露,连最基本的人道关怀都付之阙如。如此走火入魔的表现,一方面充分说明,台当局鼓吹的所谓“民主”“人权”,是多么“双标”和虚伪;另一方面更彰显出来,“台独”行径伤害两岸同胞的感情和根本利益,是比病毒更“毒”的政治瘟疫!

哈基姆说,双方讨论了地区最新事态发展,特别是如何缓和地区紧张局势和防止伊拉克成为地区冲突的战场。哈基姆表示,地区紧张局势升级增强了恐怖分子的重组能力,破坏了国际社会在打击恐怖主义方面的努力,有可能引发更多地区冲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