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则思变化危为机——浙江多地按下经济运行启动键

(抗击新冠肺炎)逆则思变 化危为机——浙江多地按下经济运行启动键

中新网金华2月15日电(记者 奚金燕)疫情冲击之下,许多行业正经历着一场“倒春寒”,然而,逆境之中更见团结与智慧。

后来的事情随着这次破产人尽皆知了。淘集集曾试图并购重组,俱败。对此,张正平出面解释称,并购重组失败的主要原因仍是融资金额未能如期到账。本轮融资确实存在两位潜在投资人,投资人A最终决定观望;投资人B签了投资协议,但多次拖延打款时间。最终淘集集支付宝账户都被司法冻结,申请方竟是投资人B的相关企业,直接导致贷款、退款都无法结算,超出淘集集能承受的最后时间期限,只能宣布破产。

上线2周内累计获得200万元的销售额,9个月MAU超4000万,一年用户超1.3亿,这曾是淘集集交出的成绩单,也是吸引流量型投资人最大的诱饵。而今,不过几个月8个月的时间,一切天翻地覆。

金华市新华齿轮有限公司年前签了一大批变速箱齿轮订单,约定在2020年5月交货。疫情造成公司技术部4人因居家隔离暂时不能上岗,给企业复工带来困难。转机,来自于同行相助。

雪中送炭:政企携手共克时艰

在淘集集最后的公告中,张正平用“已尽力未尽责“来总结这一系列拯救行动。对于投资人B,张正平颇有怨言。多次提及投资人B,这位已经签署投资协议的投资人,收走公司所有公章和银行密匙,4次拖欠打款。非但如此,投资人B的实控企业申请诉前保全,司法冻结公司支付宝账户,给公司的运营直接造成毁灭性打击。

这个初春,张泰俊的返浙之路充满了变数。往年此时,他早已离开老家云南镇雄,在浙江永康安顿下来。

融资迟迟未定,增长压力更甚。但淘集集在资金趋紧的情况下,坚持烧钱补贴。

婺城“送才”助力企业复工 婺城提供 

在浙江得邦照明股份有限公司车间,一批特殊的员工正式上岗了。就在年前,他们还是东阳横店影视城公司的员工。

“已经错失拼多多,不能错过淘集集”,这是淘集集融资之时的口号。这轮融资自2019年6月开始启动。林峰是在2019年年中的VC圈聚会中开始了解这个项目的,回忆起那次聚会,林峰记忆犹新,“做FA的朋友起的头,在座的FA都想参与到淘集集的融资中去,但这个项目实在太火了,根本不需要FA”。彼时,哪怕是资方,也在某一段时间内为能拿到淘集集的投资份额而危机感十足。这是淘集集释放出融资信号并接受资方谈判的第一阶段。

记者了解到,目前,镇雄和永康都属于低风险地区,这也为开通直通大巴提供了可能。经过两地的沟通协调,15日,镇雄直达永康的首批省际包车,满载着员工启程,每辆车上还配备一名医务人员和一名镇村管理人员。

“河南籍的副厂长回不来,安徽籍的厂长又要隔离观察。”范苇君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没有了技术员,这难度很高的有机蔬菜育苗工作,我们根本无法开展。经济将损失上百万元,还会影响市区正常有机蔬菜的供应。”

共享员工:弥补用工短缺难题

但李鹭亦提及,这也并非仅仅是资方的问题,在自身未能独立造血的前提下,仰赖外界融资来填挪用货款的窟窿,“太可怕了。窟窿太大,除了阿里、腾讯、苏宁这样的大财团,别的资方都很难补上”。而这一切,“但凡财务和风控早期能够阻止一下,淘集集就不会走向今日的境地”。

另据财新报道的版本中,彼时阿里曾接触过淘集集。一名接近淘集集高层的知情人士透露,也因为阿里给了淘集集TS,淘集集因此回绝了其它机构的投资意向。不仅如此,淘集集还将服务器接口变成了阿里云。期间,阿里要求进行详细的尽调,包括再次审核后台增长数据。但到了2019年9月底,阿里仍未对淘集集真正投资。

继2019年12月9日凌晨,淘集集在其官方微博上发布并购重组公告至今,终于再次露面。

其后,在经历了10月初入驻商家的集中挤兑之后,为补天价欠款,淘集集再度寻求新的资方。

破产清算之前,有维权商家曾对媒体透露,淘集集的公司账户上仅有2500万元,而亏空大概在17亿元-18亿元,涉及的商家超过千人。“基本拿不回钱了”,淘集集离职员工李鹭对投中网表示,“这些商家是最惨的,很多人甚至在这里堆积的货款几乎是全部身家,甚至是高额贷款。”

一场疫情,扰乱了经济的脉搏,也打乱了张泰俊的务工计划。受交通管制的影响,国内主要劳务输出大省员工返厂受限,直接影响着东部沿海省份的复工节奏,浙江也不例外。

淘集集母公司上海欢兽实业有限公司融资信息

在当地镇两新党委的牵头下,同样做齿轮起家的万里扬集团发挥国家级企业研究院的优势,派出8名党员技术骨干,成立“家服务助企队·红齿轮突击队”,由研发中心副主任徐万洪带队到现场,帮助新华齿轮的生产线开展技术参数调整、生产流程优化等工作,并建立了技术交流微信群,在线解决后续问题。目前新华齿轮已于2月11日复工,预计为企业挽回损失500余万元。

虽然用户数量庞大,但淘集集的用户留存并不乐观。事实上,从2019年7月开始,淘集集的销售业绩就已经停滞增长,为保持融资期的数据好看,淘集集的大规模补贴并未停止。这场补贴大战直到2019年双十一开始显现,在苏宁在淘集集上开放入口之后,“其日活和GMV效果都非常不错,至少是翻倍了。”李鹭说。最后,这也仅仅是淘集集倒闭前的回光返照。

东阳首批“共享员工”,经培训合格后,被分配到不同的车间,担任一线员工 东阳提供 

这是一个缩影。疫情当前,浙江政府及时出台支持小微企业度过难关的17条政策意见,在危急时刻雪中送碳;浙企亦在风险中勇敢承担专业责任,伸出援手纾解社会之困。

张正平在2019年10月对商家的道歉信中也阐明了当时被资本的热情吹捧起的野心,“投后8亿美金,融2亿美金,拿到了多个口头offer,当时自信满满,要把淘集集做成百亿美金以上企业。”

曾经负责接待商家维权的淘集集员工转而成了维权对象。自2019年11月开始,淘集集400位员工便再也未能领到工资,据淘集集破产清算前的HRD说,淘集集此前已为员工预留11月工资,但由于自11月28日起,公司所有的支付宝账户被冻结,故而工资和社保都无法如期发放。

受牵连的还有其各个业务链条的合作商。淘集集的广告代理商每日互动曾发布公告称,每日互动全资子公司杭州云盟数智科技有限公司对上海欢兽实业有限公司(旗下主要产品为淘集集)的应收账款余额合计7340.22万元,账龄在6个月以内,每日互动上述应收账款存在无法收回的重大风险;亦有快递公司对媒体透露,淘集集拖欠其快递费用近千万元。

截止资金缺口曝光之前,淘集集的用户规模已达1.3亿。在淘集集用户破亿时,张正平曾表示,这对淘集集而言依然不够快,2019年下半年淘集集还要继续提速,加速进军下沉市场。供应商被煽动上门“集中要钱,集中挤兑”,终导致了今日的境况。

“有了这批共享员工的加入,公司一些生产线便可正常运行。”得邦照明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陈玉燕介绍,该企业已于10日复工,这部分共享员工经统一培训后,主要从事包装、一线流水操作等基础性工作。

“包车接他们回来!”永康市委书记金政提出,由政府埋单,开通永康至镇雄的大巴“直通车”。

(应受访者要求,林峰、李鹭为化名)

淘集集上海欢兽实业有限公司旗下的一个社交电商平台,于2018年8月5号上线试运营,目标成为中国最大的在线集贸市场,服务8亿月收入2000元以下的消费者,张正平创办的另一电商品牌“闪电降价”多被认为是其前身。

范苇君是金华市婺城区一农业种植基地负责人。立春已过,时下正值农忙时期,也是瓜果类育苗工作的关键时期,然而受疫情影响,企业关键技术人员无法按时返工,让一切都陷入了停滞。

“你去抖音上随便搜一搜淘集集,都会说价格比拼多多便宜,质量却还不如拼多多。”李鹭对投中网说,“留不住用户,别的都很难说。”

在前一段防疫和生活保障相关企业复工的基础上,从2月10日开始,浙江因地因时、分类有序推进企业复工复产。然而如何让异地员工安全返浙,是首要解决的难题。

在各种公开言论中,淘集集创始人张正平不止一次将淘集集所面临的危机归结为资方失信。梳理淘集集的整个融资流程,从B轮融资启动以来,传言资方无数,但最终都未融资成功。

淘集集不收佣金,高额现金补贴从哪儿来,答案是拆东墙补西墙。为了满足资方,有更好看的数据,便开始挪用商家货款充当市场营销的费用,承诺给商家的回款账期账期,也从消费者确认签收后的第7天,变为确认签收后的1个月、2个月、3个月,再到7月后的不再打款,最终引发了10月商家讨债的风波。对于这一举措,林峰曾对投中网评论,“路子太野”。

位于浙江省中部的永康是中国五金之都,五金制造业发达,镇雄是该市企业劳动力的重要来源地之一。去年在永康生活就业的镇雄人有11万多,其中有4万多人回到镇雄过年。受疫情影响,员工没法及时返岗,企业也就难以复工生产。

坐在大巴车上,张泰俊焦虑不安的心总算是安定了下来。

永康的做法并非个例。宁波市首条“复工”专线公交开通、嘉兴市平湖金山推出“两书一证”人员车辆互认通行机制……为助力企业有序复工复产,浙江在落实好安全防护措施的前提下,积极探索跨省专运及绿色通行机制,打通员工返岗的“堵点”。

一筹莫展之际,当地政府获悉后,第一时间伸出了援助之手。婺城区三服务办、科技局等单位获悉后,找来了金华市蔬菜办站长王惠娟,直奔基地驻点提供技术服务,彻底解了燃眉之急。

一位参与这次融资份额争夺的市场排名前五的投资机构投资人则告诉投中网,在蜂拥而上的投资者中,淘集集选定的是最头部机构的美元基金,但给到投资承诺之后,资方对淘集集的增长曲线有了更高的要求,正式投资并未按照既定时间进行。

“远水救不了近渴”,因此横店东磁股份有限公司、得邦照明股份有限公司等企业主动与横店影视城对接,并达成“共享员工”合作,暂借员工以解燃眉之急。

从云南开往湖州长兴的暖心专车 湖州提供 

一边是工业企业“用工荒”,另一边是服务行业“闲着慌”,浙江多地“逆则思变”,积极探索“共享员工”“共享专家”等灵活用工机制,驰援复产一线,成为非常时期的多赢之策。

一年之计在于春,对于范苇君来说,更是如此。

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同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在疫情的无情冲击下,浙江政企合力,正化危为机、逆势而上,为这场战“疫”更添信心。(完)

作为共享员工的金群英被分配到了平面灯具车间,由于是流水作业,技术难度不大,在专业人员的耐心指导下,她上手很快。金群英说,前些日子闲在家,这次换岗上任很开心,“尤其是能帮助兄弟企业一起共度难关,非常有意义。”

从估值8亿美金到破产清算,淘集集仅用了8个月。“算是给激进的创业者一个警示”,接近淘集集融资的投资人林峰对投中网说。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2019年10月15日前后,市场传言,京东京喜曾有意参与淘集集的投诉谈判,该消息并未获得京东方面证实;随后,传出苏宁方面有投资意向,并在11月期间在淘集集上线过“苏宁官方旗舰店”进行流量测试,随后店铺下架。

位于上海五牛控股大厦26、27层的淘集集总部,2020年春节前依然有零星的商户前来讨要少则上千元,多则数百万的拖欠货款,而今这里早已人去楼空。在民间自发做的淘集集拖欠商户欠款的调研数据中,接受调研的数千家商户中,拖欠数额上百万的商户逾15%。

五金之都的境遇是一个缩影。制造业是社会经济的基石,牵一发而动全身。身处疫情漩涡,浙江努力在遏制疫情扩散与促进企业复工复产之间努力找到“黄金平衡点”。

暖心专运:打通员工返岗“堵点”

淘集集风雨飘摇的传闻从2019年10月便已甚嚣尘上。也自2019年10月伊始,淘集集官方微博便成了隔三差五辟谣、汇报公司波动进展,呼吁商家理解并支持其业务的平台。在此之前,这是社交电商赛道2019年出现的大黑马。

微妙的变化背后是浙企于困厄中不断寻求破题的创新路径。记者了解到,横店影视城于1月25日就暂停对外开放,这导致公司对接待人员、服务人员等用工需求短期内下降。与此同时,横店集团下属几家工业企业已经复工,但仍有不少外地员工还未返回,导致用工存在缺口。

早前,投中网曾试用淘集集,发现凡是首次注册的用户,淘集集即送1元现金,旧用户每邀请一位新用户入驻平台,即送25.5元现金。此外,淘集集还会在极低线的城市通过手推车扫码注册送钱的方式推广,也会让夫妻老婆店的店主推广,拉到新用户店主可拿到其前3单佣金。这种补贴拉新的模式,对现金流的要求非常之高。

彼时,在这封题为《已尽力未尽责》的公告上,淘集集声称,称由于资金未能如期到账,不得不宣布淘集集本轮并购重组失败,公司将寻求破产清算或破产重组。言语间,有意优先破产重组路线。

对于浙江人而言,“思变”是一种本能。如今在疫情冲击之下,不乏情势倒逼出的创新之举,“共享员工”正是其一。

其后,淘集集一直未有宣布新的进展,大部分的商家和广告代理商也未有获得偿还。而今再次出现,已是主动申请破产。

然而在锁定投资机构的第二阶段,签订TS的资方的投资款迟迟未能到账。主要有两个版本。

在此之前,这一市场上的明星项目仅经历过一轮融资,两轮融资之间,淘集集估值涨了3倍。CVSource投中数据显示,淘集集的母公司上海欢兽实业有限公司曾在2018年10月获得险峰旗云、DST、TigerGlobal Management三家资4200万美元A轮融资,投后估值2.47亿美元。

处于经济前沿方阵的浙江,在确保疫情可控的前提下,正有力有序推动企业复工复产,保持经济平稳运行。面对疫情带来的“暂时性”困阻,浙江政府驰援和企业自救互助“同频共振”,化危为机,合力按下了经济运行启动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