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ICU连收妻子23封带编号的信我猜我老婆出事了

(原标题:男子ICU连收妻子23封信,发现信上的编号后:我猜我老婆出事了!)

因新冠肺炎住在ICU的丈夫,

博恰表示,征集酒店和设置临时新冠医疗机构工作,经政府内阁会议研究决定,将由国家新冠病毒应急委员会主任阿库里(Domenico Arcuri)统一负责。所征集的酒店政府将依照政策给予补贴。

2月18日,曾洋终于从ICU转到普通病房。

第二天,收到的信背面是序号2,第三天是3……

3月1日,夫妻二人按照约定在同一天康复出院,被安排在不同的隔离点进行14天的医学观察。至今,两人每天通过微信互相鼓励,陪伴着彼此。

回忆起当时的情况,曾洋说:“收到信的那一刻感觉蛮意外,也蛮感动。

“写信只为告诉他 我在外面等你”

这个收信人名叫曾洋。除夕那天,他头痛厉害,当时以为只是感冒,到医院开了药回家治疗。

确诊后被送进医院ICU

此后,曾洋再也没收到妻子的鼓励信,他把这23封信反反复复地看。在ICU最难熬、孤独的时候,这些信件给了他温暖和力量。

为了不让丈夫担心而影响康复,舒倩决定隐瞒自己的病情。她连夜写了四封信,并且给每封信都编上序号,委托护士每天转交一封。

曾洋告诉记者,其实,刚结婚那两年,他们也经常吵架。“现在想起来都蛮搞笑的,后来,从外出打工到自己创业,经历过失败到成功,再失败,再到成功,反复几次,吃过很多苦,我们经历多了,都觉得对方在自己心中是最重要的。”

2月8日,曾洋意外发现,信的背面有个序号1,当时他并未放在心上,以为是她怕弄错顺序标注的。

追问医护人员才知道,

针对新冠患者跨地区治疗所带来的疫情传播隐患,意大利大区及自治区事务部长博恰(Francesco Boccia)与意大利紧急民防部部长博雷利(Angelo Borrelli)组织召开了地方政府视频工作会议,建议并要求全国各省根据国家紧急状态法令,立即征用酒店设立新冠患者临时治疗机构和隔离场所。

信就好像老婆给我写的情书一样,知道在外面有她陪着我,心里就更踏实。”

曾洋说,从感染进ICU到现在康复出院,妻子一直就是他最有力的后盾,

疫情并没有让爱隔离,信件就是他们之间的桥梁。“你一定要坚持,妈妈和两个孩子都好,大家都在等你回家”。那段时间,每天收到妻子的信就是曾洋最开心、最期待的事。

当2月1日得知丈夫曾洋被确诊为新冠肺炎,对舒倩来说可谓晴天霹雳。舒倩当时身体还没有任何异样,但也得按规定迅速进行医学隔离观察。

“很明显地感觉到他的精神状态、各方面的情况都有所改善。”将改观看在眼里的主治医生徐梦为曾洋感到高兴。

这23封信对他来说就是妻子写的情书,非常珍贵,他会一直珍藏。

妻子提前准备好的信件

意大利卫生部科学顾问、国家高级卫生研究所所长里查迪(Walter Ricciardi)表示,随着疫情的持续恶化,每天有数以千人轻症新冠患者涌入各地医疗机构急诊室,并希望能够住院接受治疗。此举无疑给医疗系统带来了极大压力,目前坎帕尼亚大区此种现象尤为严重,甚至一些患者不惜违反防疫法令跨地区进行治疗。

1月30日晚,他病情加重,体力不支,这才意识到可能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次日住进了洪湖市人民医院ICU,之后被确诊。

另一方面,根据意大利全国外科医生联合会通报,意大利全国已有189名医护人员殉职。最新殉职的是一位名叫皮卡迪(Luigi Picardi)的热那亚儿科医生。迄今为止,全国医护人员确诊病例已经超过5万多例。

隔离期间,舒倩坚持每天给丈夫写信,让工作人员帮忙转交。舒倩告诉记者:“

护士说,因为住院时太匆忙忘了带手机,曾洋向她借值班手机与妻子联系,第一次到湖北的她听出了曾洋在打电话结束时用方言跟妻子说了句“老婆,我爱你”,言语表达非常真挚。

春天都到了,没有什么事情是过去不了的。

意大利大区及自治区事务部和紧急民防部要求,全国每个省必须征集至少一家大型酒店,安置需要住院的新冠轻症患者接受隔离治疗。国家卫生系统必须及时为征集的酒店配置必要医疗设施,以及医护和医疗工作人员,并保障患者得到及时治疗。

到感染科病房后,曾洋和他爱人的感人故事也给援鄂的南方医院肝脏肿瘤中心护士留下了深刻印象。

无论在哪个地方,有纸的话我都会给他写。

收到了妻子写给他的23封鼓励信。

这是两个洪湖“80后”的爱情故事,他们18岁就在一起工作,2007年结婚,如今已有2个孩子。

两人同一天出院 丈夫称“陪你白头到老”

收到妻子的第一封信后,曾洋的精神状态有很大的改观。

意大利国家新冠病毒应急委员会主任阿库里(Domenico Arcuri)表示,为应对持续持续恶化的新冠疫情,经意大利政府内阁会议研究决定,国家医疗系统将紧急招聘24000名医护人员,扩充医疗队伍。对于疫情出现严重危机的地区,军方将建立临时野战医院,确保每一位患者都能够得到及时治疗。(博源、黄鑫)

我写信没有别的目的,只是告诉他:我在外面等你,外边的树都已经发芽了;

刚入院时,曾洋血氧饱和度只有60%,双肺已经全白了,医生下了病危通知书,上了呼吸机。他连后事都交代了。

2月1日,曾洋通过对讲机和妻子舒倩通话。看到他说话很吃力,妻子让他把力气留着去打败病毒,说有机会就给他写信。

曾洋写给妻子的爱的告白

2月7日,舒倩经核酸检测,结果呈阳性。

意大利卫生部科学顾问、国家高级卫生研究所所长沃尔特·里查迪(Walter Ricciardi)指出,第二波疫情对意大利医护人员的影响与首轮疫情高峰期相比,情况更为糟糕。在不到两个月时间内,有超过5000多名医护人员确诊,平均每天有80名医护人员被感染。

曾洋感觉有点不对劲,追问医护人员才知道,原来这些信是妻子提前写好的,怕他担心瞒着没告诉他,有的信还是借医生的笔和便签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