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族新生双龙共舞《大圣轮回》新神宠龙将敖丙出世

近日,四九游戏旗下西游IP大作《大圣轮回》推出了新资料片“真假美猴王”,“假美猴王”――神宠六耳猕猴引发了玩家的热议。而如今,官方又继续推出了另一只全新的神宠――龙将敖丙,他在外形的设计及技能的强度上,相比游戏中原有的龙将进行了全面的革新,相信一定会给偏爱龙族神宠的玩家耳目一新的体验。

2012年12月,江小白在重庆“饭江湖”举行了世界末日约酒大会,用年轻人的方式和他们面对面交流。线上的互动和线下的约酒,让江小白开始在用户心理扎根。之后的几年里,江小白又通过举行YOLO青年文化节、Just Battle街舞、涂鸦等青年文化活动,制作《我是江小白》动漫……力图把简单、愉悦的品牌力注入到用户心里。

天极新媒体 最酷科技资讯 扫码赢大奖

敖丙,是经典神话小说《封神演义》中的重要角色,即东海龙宫三太子,父亲为东海龙王敖光,他手持一杆方天画戟,威风凛凛,而在《大圣轮回》中,他身披金鳞宝甲,脚踏布云踏雨靴,兵器则被设计成了一对足以催山搅海的双锤,全新的形象让玩家眼前一亮。

山寨品牌会不会蜂拥而起?经销商还会有信心吗?消费者还会买账吗?江小白遇到了创业以来最大的危机。

继续重资产投入。江记酒庄被扩建成了重庆最大的生产基地,纯饮、淡饮、混饮、手工精酿四条味道线继续展开。上游5000亩的高粱产业园继续扩建,未来计划是辐射10万亩。

扛过商标案,于江小白而言,算是一次炮火洗礼。但相较可口可乐、华为、腾讯等经历更多历史洪流的企业,江小白想要走10年、50年,一个向死而生的过程必不可少。江小白还有太多的路要走。

国际化还做不做?要做,向海外要市场。与国际酒业巨头交流国际化口感和工艺,并把产品输向韩、德、英、日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

在2016年5月,代工方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请求,要求宣告当年刚刚注册成功的“江小白”商标无效。商评委向江小白办公的旧地址寄送了答辩通知。自然,江小白没收到,被寄到原办公地址的答辩通知被退回。就这样,江小白错过了答辩期。这个阴差阳错,直接导致了2016年12月27日国家工商局商评委的裁定:江小白商标无效。

同时 ,敖丙还与六耳猕猴形成了缘分羁绊,二者分别可以通过12月24日和12月20日的运营活动获取,同时上场时还会触发缘分技能【上天入地】,可以增强PVP战斗效果,相信同时拥有他们的玩家一定会在竞技场上掀起新一轮的腥风血雨!

搬家把商标“搬丢了”

有媒体人给了一个很形象的比喻,“这种密集的负面声量就像《嫌疑人X的献身》里的一种作案手段——定向声波发射器”。不难想象,那一刻对失去“江小白”商标的江小白酒业而言是怎样的人心惶惶。可能比不上腾讯遭遇360狙击,比不上顺驰的资金链崩断,但有可能动摇了一个创新企业的根基,可能这帮人奋斗8年到头一场空。

稍有经营常识的人都知道,没有商标的品牌是多么危险的事情。就像当年的“赖茅”,山寨肆虐遍地都是。但出人意料,相比王老吉等类似遭遇的企业,江小白没有被这场拉锯战绊住脚步,也没有付出路人预言中的“巨大代价”,更没有“消失在江湖”。

2012年3月,江小白在成都春糖会面世。这一年白酒行业也迎来了黄金十年周期的“黄昏”。产能泡沫风险初现,国务院发布三公消费限令,白酒行业迎来一个冬天。在这样的背景下,江小白打出了名头。

接下来说的故事可能很俗套了,但却真实地发生了。

20亿元的业绩,可能茅台不用十天就可以搞定,但这个体量可以排入行业内前三十。8年,步步增长,这可能是个经典的国民小酒品牌了,继续用网红品牌来定义这个企业,都是些粗浅写手的短见。

传奇:一个不断向死而生的过程

除了在游戏中以全新的形象与《大圣轮回》的玩家见面之外,“龙将敖丙”此次还特别在游戏之外,与游戏的代言人六小龄童共同演绎了全新的品牌宣传片《西游路漫漫》。该片以六小龄童回到“西游世界”为开端,以旁观者的形式点评、引导敖丙及其徒弟小猴子的修行历程,并在其中穿插展示了《大圣轮回》的游戏玩法内容,这样类似于《西游记》原作中唐僧师徒历经磨炼取得真经的故事,一经推出便迅速引起了西游用户的情怀共鸣,而敖丙的形象在新的故事架构和与”大圣”的对话中也显得更加丰满和立体。

2018年,江小白年营收超过了20亿元,中国白酒年轻化颇有成效。

跌倒冰点,还会有长期价值吗?

2019年4月,“江小白”商标被宣告无效的争议沸沸扬扬,江小白团队上下心情糟糕到了极点。有记者到江小白向陶石泉求证,问了一个既残酷又现实的问题:“这个事件最坏的后果是什么?”陶石泉长吁了一口气说:“可能一切推倒重来。”这个充满危机感的回答,似乎暗示了江小白在当时面临的烟腾火炽的境况。

经销商信心动摇?那就继续强化与经销商融为一体。不只是提供品牌支持和策略支持,还要向经销商开放管理工具,进行组织培养和盘点。通过经销商组织用户到酒庄、农庄,一起发动用户,做品牌共创产品共创。

《大圣轮回》全新神宠六耳猕猴、龙将敖丙即将开放获取,强强组合共掀战斗浪潮,赶紧将他们收入麾下,一起闯荡西游世界吧!

2017年12月,一审,原告江小白胜诉,商标有效。但因两个被告不服,2018年11月,二审,江小白败诉,商标被宣告无效。2019年3月底,江小白在成都春季糖酒会上召开了“味道进化论”,要在新酒饮时代开发多条味道线。行业内对此纷纷看好。但春糖发布会结束后,有媒体把“江小白”商标案二审结果再次报道了一遍,并称“江湖再无江小白”。

2013年1月-2015年11月,代工方以江小白团队“抢注”为由,先后向商标局、商评委等国家机构申请商标异议裁定。正式拉开双方这场长达7年的商标纠纷。

如何让年轻人真正接受品牌,是特别难的一个话题。正如运动品牌李宁,自从2010换标以来,因为单方面的主观输出以及管理混乱等问题,导致新用户不感兴趣老用户在流失。但2018年后,李宁开始了它的“潮”起之路,用年轻化的产品设计语言搭配国潮元素,获得了潮牌内核,才有了年轻人认可的“中国李宁”。

现在看来引发江小白商标案的隐患,其实并不在商标归属权的不明确,而在于当“江小白”品牌名称和形象都成型后,因为成本原因,江小白团队采取了更省时省力的“代工模式”。在创业初期,这确实是一条快速启动的无奈选择。

马化腾一直在担心和焦虑,他想看清楚下一个取代微信的究竟是什么。尽管,当下QQ用户有8亿,微信用户超过11亿,腾讯稳坐国内社交领域第一把交椅,但新的朋友社交软件已经在内测。

相比于新颖的造型,敖丙的核心战斗技能【龙魂】则更为抢眼,释放之后可以对4个随机目标造成42%的普攻伤害(附带11000点),被攻击目标还会触发流血效果,造成自身攻击10%+1200点伤害,而最为恐怖的是,当他触发暴击时,以上涉及的伤害都会额外增加35%。无论是群秒的数量、爆发伤害和持续伤害,相比于游戏中的原版龙将,敖丙的输出实力都有了质的飞跃。

每一次那些没打死江小白的,似乎让这个后生更强大了一些。

在江小白的长期设定中,要扩建高粱产业园,要扩建酒庄。但未来没来,挫折先至,以后经营会不会遇到问题?还要不要投资?投资的话钱还够吗?江小白系列产品既定开发还要继续吗?

龙族觉醒 呼风唤雨为战而生

2019年圣诞节过后,历时7年的江小白商标案有了结果,“江小白”还是江小白的。在2016年,商标被突然宣告无效后,江小白进入了一波三折的商标诉讼。最残酷的是2018年11月的二审失败,继续维持无效宣判。

两年后的2015年,江小白拿到了IDG、高瓴的融资,加快了全产业链的构建,继续扩展酒庄,并试探性地展开高粱种植与农庄建设。从轻资产企业,江小白彻底变成了一家重资产企业。而且,对于IDG等投资人而言,江小白的全产业链资产或许也成为这家企业最大的护城河。

一旦“江小白”三个字不能用了,如何让用户心中认定即使换一个商标名字依然是那个“江小白”?商界大佬恒大的许家印有一句头口禅,“要像爱护眼睛一样爱护企业品牌”。

有了当前这样的用户粘性,那江小白吃过的苦似乎也值了。

* 网友发言均非本站立场,本站不在评论栏推荐任何网店、经销商,谨防上当受骗!

《西游路漫漫之天选之人》

到2018年,据天猫酒水线上消费数据报告显示,受年轻人欢迎的中国白酒品牌排名top5依次是:茅台、洋河、五粮液、江小白、泸州老窖。江小白用了8年的时间,在商标可能失效阴影下,把品牌“注册”到用户心中,把没有商标裸奔的风险降到了最低。

突破次元壁 龙将敖丙X六小龄童共演西游大片

釜底抽薪:不给我商标我就断货

这几年来它有两个点值得关注。第一,暗度陈仓,表面看只会做品牌,暗中做重资产模式。第二,品牌保护的深度,即使商标被宣告无效,依然可以安然无恙地维持经营。一个如此出名的品牌,商标裸奔一年多但风平浪静没出乱子,堪称当代商业史上神操作。

被“锁喉”后,陶石泉多处寻访,在重庆白沙镇收购了一个酿酒基地,即江记酒庄,并在两年间,将酒庄扩建到580亩,同时,上游江记农庄开始筹建。

江小白搬家把商标“搬丢了”?于是,江小白随后把代工方和商评委一起告上了法庭,开始了一波三折的漫长诉讼。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但在2012年底,代工方某酒厂想要这个品牌,向江小白团队索要“江小白”商标未遂。于是,代工方就玩了一招釜底抽薪,停止供货,双方分道扬镳。

美国心理学家安德斯·艾利克森在《刻意练习》里,把人类学习的知识领域划分为三个部分:舒适区、困难区以及学习区。很多企业在强烈的危机感驱使下,迎难而上,在磨难里寻找蕴藏其中的新生机,企业生命的第二曲线。

那可能是江小白最难的时候,在新的生产基地敲定前,产品在市场上会有一个“真空期”。有行业人士分析,只要当时某酒厂趁江小白断货,快速以类似产品铺市,今天的“江小白”未必还会存在。

一时间引起轩然大波,江小白公司被推到风口浪尖,许多人不明白,怎么江小白不是江小白的了?同时各种小道消息也是甚嚣尘上。比如某酒厂将推出自己的“江小白”白酒,各个山寨品牌准备明目张胆地再搞一轮招商……

江小白的“后患”一直没有解除。

这些品牌相似境遇,却不同结局背后,总有些经验或常识值得我们重新审视。也许,在解决麻烦之后去面对下一个麻烦,干掉一个苦难之后迎接下一个苦难,本身就是创业的常态。反复地与各种挫折危机抗争,会催生一个更有生命力的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