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摆渡人”武汉是我的家我必须站出来

新华网北京2月23日电(记者李由 陈杰)在武汉,有很多“摆渡人”在默默付出,靠自己的努力维持着这座城市的正常运转,今天,记者连线的滴滴司机程科意就是其中一员。

1月25日,曾经当过空降兵的程科意自告奋勇上了“前线”,加入社区保障车队近一个月来,在家乡武汉,穿上简易的防护服和雨衣,送医、送菜、送药、卸物资、挂横幅,以武昌区粮道街东龙社区为中心,到处都是程科意的“战场”。

程科意告诉记者,在他帮助别人的过程中,也感受到了他人的温暖。记得前段时间送一位医护人员上班,临走前他收到了两个N95口罩。送口罩的医生说:“滴滴师傅感谢你们,也没什么能送给你的,你接触的人多,这两个N95口罩给你,把自己保护好。”拿着口罩,程科意心里暖暖的。

图为滴滴司机程科意接出院的社区居民回家(图左)程科意帮助搬运蔬菜(图右)

程科意坦言,刚开始戴口罩不习惯,感觉胸闷,也害怕和怀疑过自己是不是被感染了,经过这段时间的适应,胸闷的感觉消失了,就没有再害怕过。

作为志愿者,帮人的同时也被温暖着

外科医生为特纳切除脑部肿瘤时,特纳拉奏马勒(Gustav Mahler)创作的音乐、格什温(George Gershwin)的爵士乐经典作品《夏日时光》,以及西班牙创作歌手伊格莱西亚斯的歌曲。

程科意的女儿刚刚6个月大,为了安全,他晚上回家前脱下防护服,换上雨衣,用酒精全身消毒以后才进家门。他告诉记者,这段时间确实也很难受,因为回到家看着孩子又不能逗她,只能远远地看一两眼。

作为父亲,女儿摔倒却只能远远地看着

连线过程中,程科意说起这件事情感觉有些内疚,他认为,其实不应该对妻子发脾气,自己当志愿者以来,妻子承担了孩子的饮食起居,很辛苦,贡献最大的应该是她。

据公开简历显示,王贺胜1961年6月出生,曾长期任职天津,2010年任天津市卫生局党委书记、局长;2014年6月任天津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党委书记、主任;2015年7月任天津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2016年8月,王贺胜任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副主任、党组成员;2016年10月任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副主任、党组成员、国务院医改办主任;2018年3月任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副主任、党组成员;2020年2月,任湖北省委委员、常委。

特纳感谢为她动手术的医生。她说:“我对小提琴充满热情,从10岁就开始拉小提琴,想到会丧失拉琴能力就令我感到心碎。”

阿希甘说:“这是第一次有患者在动手术时演奏乐器。我们成功移除超过90%的肿瘤,包含所有疑似有侵略性活动的部位,同时保留她左手完整的功能。”

简历显示,刘英姿1965年4月出生,1989年6月参加工作,曾任武汉市洪山区政府副区长、武汉市政府副市长、湖北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主任等职务。刘英姿在担任湖北省卫生健康委员会主任期间,主持该委行政工作,负责规划信息、政策法规、人口监测与家庭发展等方面工作。(完)

特纳在医生为她手术切除大脑右额叶的肿瘤时,拉奏小提琴。右额叶接近大脑控制左手细微动作的区域。

在东龙社区,一共有三台车在保障社区居民的用车需求,程科意是其中之一。早上七点多起床,开车拉上社区的工作人员,开始一天的工作,晚上八九点钟才能回家。说起每天的工作,他笑了笑说:“在这里我可不仅仅是司机,送需要透析的病人去医院、接新生儿和产妇回社区、搬运物资、给困难户送菜、接出院的社区居民回家、帮着给居民量体温等等,只要能做的都去搭把手。”

据报道,53岁的特纳(Dagmar Turner)是英格兰南部怀特岛交响乐团的一名音乐家。为防止损伤特纳拉琴的功力,伦敦国王学院医院神经外科顾问医师阿希甘想到一个方法。手术团队绘制特纳脑部影像、打开头骨,而在手术进行到一半时把特纳叫醒,让她拉奏小提琴。

有一次,程科意的妻子去卫生间,他亲眼看着自己的孩子从床上滚下来,磕到了头在地上哇哇大哭却无能为力,只能大喊妻子的名字。他说:“我那一下子紧张得要命,想过去抱起她,又不敢进房间,现在想起这个瞬间还是会很难受,为了这个事情还和我妻子吵了一架。”

作为武汉人,只要能做的都搭把手

据湖北省卫生健康委员会门户网站显示,张晋1965年6月出生,1988年6月参加工作,曾任华中科技大学党委副书记、副校长,湖北省卫生厅副厅长、党组副书记,湖北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党组书记等职务。张晋在担任湖北省卫生健康委员会党组书记期间,主持该委全面工作,负责健康湖北、体制改革、科教、干部保健等方面工作。

近一个月时间里,接送医护人员上下班、参加社区保障车队,像程科意这样的志愿司机还有很多,数以千计的志愿司机成为了武汉城市运输的重要组成部分。

“这些天,我听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程师傅注意安全,辛苦了!”程科意说。“疫情结束以后,我最想做的事情是在隔离十几天后,亲亲我的宝贝女儿。”

除了在社区服务,程科意还会用空闲时间在平台上抢单义务接送医护人员上班,他说:“我是地地道道的武汉人,这个城市是我的家,而且在车队里,我年龄大一些,又是党员,应该要积极地站出来,把我们共同的家维护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