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右时评众志成城筑牢疫情防控的坚固防线

【地评线】江右时评:众志成城筑牢疫情防控的坚固防线

春节年年过,岁岁有不同。鼠年春节,疫情突发,病例蔓延、武汉封城、医护现场、预防事项……每时每刻的疫情动态,牵动着14亿国人的心。

严谨的工作作风,不是一天形成的。每年6月、7月灭杀钉螺时,崔靖都要到血吸虫疫区跑一遍。全市81个疫区村、327处有螺点,没有一处他没去过,没有一处他不熟悉。

连续熬夜,崔靖脸色越来越差。2月初,大家催他去医院,他说:“应是结石引起的,问题不大。”

1月23日,京山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成立,崔靖主动请缨,负责医疗救治和专家组工作。

“这样既可以为特别法提供上位法依据,也可以落实个人信息司法保护的需求。同时,还应当区分隐私信息和个人信息。”王利明认为,隐私信息主要与私生活有关,个人信息除隐私信息外,还可能涉及其他信息。对于私密信息的保护程度、侵害后果等都与其他个人信息存在区别。

刚在银行办完业务,就接到理财推销电话;刚在网上下单,立马收到相似宝贝推荐;刚给孩子报名课外班,就接到类似机构推销电话……这一切,显然与我国保护个人信息法律手段不足有关系。但是,尽管公众普遍认为个人信息保护不力,最近一两年来公众对于个人信息保护的认知还是发生了一些变化。

1月21日,新冠疫情在京山市还没被更多市民认识,崔靖带着魏文赶往市人民医院。

疫情防控声声令急,下班从没固定时间,但不管多晚,崔靖一定是最后离开的。

刑法保护不足问题突出

针对“私密信息”问题,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教授石佳友认为,考虑到敏感信息的极端重要性,民法典应对其加以界定。他还特别指出,人格权编草案的三审稿新增加了生物识别信息,这是一个很大的进步,但目前人脸识别的滥用几乎到了失控的地步,基于问题导向,应进一步加强对生物识别信息的保护。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王锡锌认为,需要进一步关注“个人信息权”和“个人信息受保护权”这两个概念之间微妙的差别。他同时还指出,需要重点关注如何兼顾个人信息保护和数据合理使用这一问题。在他看来,可以通过引入权益保护与经济激励相结合的机制,促使数据主体用户更多地与数据平台之间进行合作性博弈,从而在有效保护各类信息的同时,充分实现信息和数据的流动。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发言人也对外透露,个人信息保护法已列入2020年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工作计划。

“疼的时候,脸发白,手发抖,劝他去医院,他总说等等,再等等。”爱人李书艺含泪说,“他认定的事,就一定要做好,不管遇到什么困难。”

南都个人信息保护研究中心发布的最新调查问卷显示,公众对于个人信息保护的常识有所提高,有近八成用户会主动进行相关的隐私设置,56%的公众遇到个人信息泄露的情况会进行举报,但是也有14%的公众选择无奈接受。默认勾选依然是现在比较严重的问题,但有超半数受调查者认为App违法收集个人信息的情况有所好转。调查还显示,目前个人信息保护方面投诉比较多的三个问题主要是个人用户注销难、强制获取通讯录的权限以及没有隐私安全。中介服务、网上购物、金融借贷三类被认为是泄露个人信息最严重的行业。而体育健身类的App则是目前存在问题比较严重的App,不但没有隐私政策,而且收集比较敏感的用户信息时也没有相关的说明和弹窗。

毋庸置疑,对于个人信息保护,只有共同努力形成合力,问题才能得到根治。刑法作为最后手段,在保护个人信息问题上理应有所作为。据了解,现行刑法中有多个罪名涉及个人信息,比如侵犯商业秘密罪、妨碍信用卡管理秩序罪、侵犯通讯自由罪、侵犯个人信息罪、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罪等。如果涉及到个人数据指向财产性利益,则由盗窃罪、诈骗罪和职务侵占罪进行保护。但是应当看到,刑法对公民个人信息保护不足这一问题目前很突出。

没有爬不过的山,没有过不去的坎。坚决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不仅是一场医疗人员的战斗,更是一场全民的战斗。对抗疫情,任何人都不能心存侥幸、置身事外,必须清醒冷静、联防联控、群防群控,步步为营、稳扎稳打,真正形成战胜疫情的整体合力,把国家强盛的依靠感,社会主义制度的巨大优越性,生命至上的国家理念真正显现出来,以最严措施、最严作风、最严纪律,夺取疫情防控阻击战的全面胜利,让众志成城筑牢疫情防控的坚固防线成为神州大地上的最强音。(林伟)

“女同志不要熬狠了,剩下的工作我来做。”女同事们都知道,这是“赶”她们回家了。

“他完全不用每个点都跑到。可他总说,要眼见为实。”京山市血防所书记蔡家乐说。

此外,他还强调,个人信息究竟是框架性权利还是具体人格权,应予以明确。凡是个人信息中已经被其他权利所保护的信息,就不需要再通过个人信息权予以保护。“比如,姓名信息已被姓名权保护,肖像、声音等生物识别信息已被肖像权保护,而隐私信息也被隐私权保护,那这些信息就都不需要再通过个人信息权加以保护”。

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必须把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把疫情防控工作作为当前最重要的工作来抓,确保人民群众度过一个安定祥和的新春佳节,这是初心的昭告,是使命的召唤;这是庄严的承诺,是战斗的号角;这是亮剑的指令,这是冲锋的姿态。在这场没有硝烟的特殊战场上,各条战线尤其是卫生战线的广大党员干部以对人民的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高度负责的精神,恪尽职守、临危不惧,忘我工作、无私奉献,成为新时代的“最美逆行者”,让我们真切感受到:疫情无情,人间有爱。

抗“疫”仍在继续,同事们只能将悲痛埋在心底,擦干泪水加油干。“崔靖做的每一件事,汇聚成一种能量、一种精神,激励着我们战‘疫’一线工作人员。”同事谢小英说。

抢救生命不惜财物、守护健康不畏繁难、防控疫情不避艰辛,面对疫情,以人民为中心,不是一句苍白、空洞的口号,而是有着现实的内容与要求,贯彻于、落实在疫情防控的各个方面。各级领导干部特别是主要领导干部要坚守岗位、靠前指挥、敢于亮剑,在防控疫情斗争中始终保持冲锋的姿态,绝不能只挂帅不出征、只吹号不冲锋,要全面贯彻坚定信心、同舟共济、科学防治、精准施策的要求,以最紧迫的责任感和最有力的措施,扎实做好疫情防控工作,在时间上抢占优势,在空间上赢得主动。

中国人民大学常务副校长、中国法学会副会长、民法学研究会会长王利明建议人格权编草案第六章“隐私权和个人信息保护”中,在“个人信息”后面加上“权”字,明确规定个人信息权。

如何处理好隐私权和个人信息保护之间的关系,如何处理好个人信息保护与信息合理使用之间的关系,如何处理好民法典与网络安全法、个人信息保护法等其他立法的关系,如何加大刑法对于个人信息的保护力度……个人信息保护专门立法的脚步渐行渐近,有关个人信息保护立法的讨论仍在继续。

当前,年味正浓,战斗正酣,全党和全国人民正在党中央、国务院的坚强领导下,万众一心、众志成城,筑牢疫情防控的坚固防线,坚决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只要坚定信心、同舟共济、科学防治、精准施策,我们就一定能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面对疫情,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召开会议,多次听取汇报,作出重要指示,面向全党全国人民发出了坚决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的行动号令。

立法应当更多保护消费者

“刑法是个人信息保护的最后手段,刑法对个人信息的保护有赖于其他部门法研究的进一步深入。”全国人大宪法和法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周光权认为,实践中很严重的个人信息民事侵权行为很多,但刑法和民法的界限怎么厘清,本身对刑法学是很大的难题。他同时强调,互联网犯罪需要进行打击规制,但打击要精准,并不是范围越大越好。

崔靖疼痛越来越厉害,只好弓着腰走路,同事多次劝崔靖去医院,他说:“这关键时刻哪里走得开?忙完就去。”

崔靖常说:“做基础工作,一点都不能马虎。”他似乎有使不完的劲,干不完的工作。

“我们可能凌晨零点、1点下班,但他会更晚。他不让我们熬夜,其实熬得最多的是他。”魏文眼里泛着泪花。

“太忙了,真是太忙了!他手机几乎没停过,边充电边打。”同事熊芳回忆。

细心观察不难发现,尽管每个人都觉得个人信息保护存在很严重的问题,但在司法实践中,有关个人信息保护的刑事案件的数量并不多。很多人虽然饱受个人信息被泄露和被非法提供的困扰,但是报案动机并不强。

那么,刑法该如何保护个人数据呢?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劳东燕认为,目前刑法对个人数据现有保护框架仍存在多方面问题,包括没有规制数据滥用的行为、对个人权利的刑法保障明显不足、没有办法准确地体现行为的不法性质以及保护不足与过度犯罪化并存等。鉴于此,刑法需要实现四个转换,即关注的重心应该从数据收集转移到数据使用;保护价值要从秩序导向走向权益导向;进路要从法权衡量转换到利益衡量;控制原则与防御性原则要实行并举。

人命关天,人民至上。从正月初一,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召开会议,研究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到全国30个省、市、自治区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从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听取汇报,作出重要指示,到李克强总理赴武汉考察指导疫情防控工作,代表党中央、国务院慰问疫情防控一线的医务人员。都彰显了以人民为中心的理念和追求,彰显了与人民群众始终同呼吸、共命运、心连心的态度与本色,令人感动、感怀。

劳东燕建议刑法可以根据不同的风险类型和所侵犯的法益性质采取不同的保护模式。“对于人格权或个人信息保护模式,对滥用行为也要加以惩治,如果数据本身涉及秩序的,可以考虑用公共秩序保护模式进行保护。”劳东燕说。

1月23日以来,崔靖回家时间一天比一天晚,23点,凌晨1点、3点……最晚到凌晨4点,才回家迷糊一会儿。

人格权是民事主体对其特定的人格利益享有的权利,关系到每个人的人格尊严,是民事主体最基本、最重要的权利。保护人格权、维护人格尊严,是我国法治建设的重要任务,近年来加强人格权保护的呼声和期待较多。独立成编的人格权分编,既是民法典编纂的最大亮点之一,同时也是难点。在清华大学近日举办的“个人信息司法保护的现状与趋势研讨会”上,多位学界专家对草案有关个人信息保护的内容提出了多项完善意见。

2月5日,崔靖疼得脸色发白,中午抽时间去医院检查。医生要求住院治疗,结果开了点药,他又回到办公室。

疫情就是命令。崔靖要求同事:不放过一个接触者、不漏掉一个疑似病患、不放弃一个确诊病患。

建议明确规定个人信息权

人员密集区疫情防控引发关注。崔靖第一时间提醒,要注意精神卫生医疗机构。2月23日一早,他就要求组建工作专班,到收治精神障碍患者的医疗机构查看。

还有不到两个月的时间,民法典草案将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审议。其中,独立成编的人格权编草案,被视为民法典编纂的最大亮点之一,关于个人信息保护的内容更是成为各界关注的焦点。

2月24日,崔靖疼得完全动不了,被同事紧急送到医院。20时10分左右,他突然出现心脏骤停,虽经全力抢救,最终不幸去世……

很快,分检门诊建了起来。病患不用在密闭空间排队,直接到科室检查,提高了检查效率,也减少了交叉感染。

“我们希望立法能对个人敏感信息如何采集、可否采集、什么信息可以采集作出规定。同时,在网上传播的条数、传播范围,都可以用来具体计量损害赔偿金额。”中国消费者协会法律部主任陈剑建议司法裁判理念能够更多从消费者保护的角度切入,引入举证倒置的规定。同时,行政机关对于敏感信息应当加大处罚力度。

就是这样对自己严格要求的人,对同事更多的却是一种温情。

“发热门诊排队的人非常多。”市卫生健康局政策法规监督股股长魏文回忆,“崔靖提出,必须在发热门诊前开设分检门诊,让疑似病患尽快就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