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罗为抗击疫情发声保护人类生命在一切利益之上

作为世界最顶级的球星,C罗在自己的社交媒体上为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发声:

我们都要遵循WHO的建议,这很重要,同时也要管理好自己的身体,来应对现在的情况。

医者亦师者,树立神圣榜样

另外C罗还附上了一个链接,是WHO给人们提供日常防护建议的页面。

2月17日,武汉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线上“开课”第一天。课表上的各门课程如期亮相,教师们化身网络主播,直播间就设在教师所在的异地、国外、山村,或者抗疫一线的战场上。

突如其来的疫情,将老师们阻隔在四面八方,如何“搭建直播间开始上课”变成一个现实命题。

疫情暴发后,武大测绘学院空间信息工程研究所公共安全团队的20余人,投入到了紧张的科研之中,每周一次线上例会,研究如何采用GIS技术、数据挖掘与大数据分析等专业知识,服务疫情防控。

保护人类的生命在任何其他利益之上。我要为那些失去了亲朋的人们送上我的关切,给那些与病毒奋战的人们送上我的支持,比如我的队友鲁加尼,同时我也会继续声援那些在一线不顾生命危险来帮助拯救他人的医务人员。”

首先面对的是技术难题。对许多老教师来说,这是他们的第一次线上授课,“老”教授面临“新”挑战。他们习惯了纸质化的阅读研究、面对面的授课方式,并不依赖信息技术手段。学校推出《虚拟教室上课简易操作流程》,各学院自制“攻略”,教师们团结起来互相帮助。生物化学与分子生物学系59岁的陈芳老师,利用手机和借来的平板电脑,在年轻老师的帮助下首次“触屏授课”顺利进行,取得了如期的授课效果。

刘汉兴的这份坚守,与妻子田钰如出一辙。田钰是武汉大学第二临床学院急救中心护士长,至今坚守岗位。夫妻俩一个战斗在ICU,一个战斗在隔离间,用实际行动书写着医护伉俪的爱国情怀。

“整个世界都在经历艰难的一段时间,这要求我们必须给予极度的关注和关心。

测绘学院2019级研究生吴冲是该团队的编外成员,春节期间,他发挥专业所长,用短短3天时间完成了一套疫情防控与病情监测系统,并已在贵州三穗县试点应用,满足政府“外防增量输入、内防存量扩散”的疫情防控需要,“这套系统不仅能有效减少排错、排漏,帮助地方政府提高排查检测的工作效率,还能实现更加严密的防控措施,科学地提高防控效果”。吴冲跟团队里的老师们请教,进一步优化软件,希望将其做成应急管理平台,在疫情过后继续发挥作用。

隔着山与海,如约“课上见”

“今晚我就像电影《永不消逝的电波》中的李侠,头戴着耳麦、手拿着鼠标,通过QQ将通识课“西北地区水资源与生态环境”的信息,传递到了全国各地160位同学的身边。”水利水电学院谢平教授的调侃,让同事们莞尔一笑。

前赴后继,绝不退缩。他们,成了很多病人眼中点燃希望的那盏灯。

老师们从一周的教学体验中,开始思考如何利用线上技术改进线下教学。文学院副教授肖圣中认为,线上授课优点较多,比如,学生可以反复观摩视频,师生之间的交流和互动更多,学生的思考更加深入。“当下很多学生在实体课堂不敢不愿表达,但在线上课堂却很活跃,这是新时代大学生的一种发声方式,也是我们改进教学方法和手段的新趋势。”

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孟颖颖在“公共危机管理”课程中,带领学生对疫情期间的公共危机管理展开研讨。孟颖颖的同事周晓明副教授,与学生们分析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被定性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对国际法提出了哪些挑战。生命科学学院开设的通识课“微生物的世界”,涉及新型冠状病毒等相关知识,激发学生热烈讨论……

2018级呼吸内科专业博士研究生赵东和同学们走向战场,发出新时代青年的强音,“我们既是‘准医生’,更是共产党员,此时此刻我们义不容辞。”

在武大有一个特殊的群体:医学研究生。面对新冠肺炎疫情,他们向学院提交“请战书”。学院经过深思熟虑,把他们派上战场,叮嘱老师们为准医生上好这一门实践课。

被阻隔在乡下的授课教师的网络课堂,会有不经意的“野趣”增加笑谈,消除学生对老师的敬畏感,平添一份亲近。而在远隔万里、带着时差的外教课堂上,师生获得了新的体验与思考。

第二临床学院神经内科副主任医师刘汉兴,在抗疫一线感染新型冠状病毒,住院痊愈后隔离观察。正月初五,他收到学校下发的网上开课通知,主动请缨,为临床一线的同事分担教学工作,主讲这学期的本科生神经病学课程,并发挥信息技术特长,辅助学院制作视频录制攻略,远程辅导老教师录课。

“假如每个社区(小区)都要设计临时的隔离空间,怎样兼顾空间设计、患者心理关注、建筑创意、交通流线等需求?”城市设计学院青年教师周俊为2019级建筑类本科生讲授“建筑设计基础”时,将本学期的课程主题确定为“事件与空间——‘新冠肺炎’社区隔离空间设计”,启发学生思考大事件对城市规划和建筑设计的影响。

疫情面前,武汉大学附属医院成为战“疫”主力军。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中南医院是新冠肺炎定点收治医院,同时承担着雷神山医院、武昌方舱医院、武汉客厅方舱医院的抗击任务,此外还负责多家疫情定点医院的支援与指导工作。他们带着新时代高校贡献社会、服务人民的神圣职责,怀着治病救人、大爱无疆的医者仁心,坚决守护人民健康与生命。

“老师太会了!”“老师太讲究了!”“感觉老师这个操作过于熟练了!”病理生理学教研室尹君老师在给八年制学生上“神经科学”课时,采用的平台很稳定,自身操作非常熟练,甚至在课间播放大白系列的眼保健操,让同学们惊叹不已。

疫情当教材,担当融入教学

客观条件上的不便产生不少故事。历史学院年轻教师吴兆丰在经历了连夜送父亲去合肥住院、赶回村里遇到停电之后,紧张得胃都痛了,好在开课前来了电,吴老师如有神助,两节课一气呵成。信息管理学院吴永贵教授被阻隔在乡下老家,在第一次课中,他除了顺利直播精心准备的课程,还意外直播了乡下的鸡叫。

珞珈在线虚拟课堂、QQ群、微信群、腾讯会议、腾讯课堂、钉钉、学习通……老师们善于总结,资源共享,成功摸索出预案应对网课平台拥堵,学生们自觉担任“监督员”,转场时指挥调度,网络教学越来越顺畅。

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吴开松教授,白天奋战在抗疫最前线,晚上进行课前准备、录播教学视频;检验科李一荣教授、郑芳教授刚刚完成实验室新冠肺炎诊断检测,来不及喘息一下,就开始了直播;超声科周青教授、皮肤科雷铁池教授在坚守临床一线的同时,精心准备各种教学资源;“损伤与反应”课程的主讲教师刘焰结合炎性风暴,讲述了自己救治危重病人的经历。

“虽然相隔万里,看到托马斯教授的那一刻,非常亲切。我们保持着一贯的认真、活跃和思考,跟以前一样。”哲学学院研究生吴航说,顺利开启的第一课让他仿佛回到了熟悉的校园。

进入新学期后,附属医院的医生们在“医者”之外,履行起“师者”职责。2月17日,武汉大学医学部的3270名本科生,在网上课堂与他们日夜牵挂的老师“相见”。

现实就是最鲜活的教材,能激起学生从感性到理性的思考。武汉大学的教师们将疫情变成教材,将责任担当融进专业教学,让线上课程成为生动的专业课和深刻的思政课。

哲学学院的托马斯·贝施(Thomas·Besch)教授在澳大利亚的家中,无法返回学校。这一学期承担了两门研究生课程,其中一门是“专业外语”。托马斯将班级拆分为四个小组,每组5—6名学生,授课时间按照每组半个小时进行分配,使得学生能够最大程度地与授课教师进行互动。托马斯教授称,他效仿了在牛津大学读博时小组指导(Group tutorial)的教学方式。

师者,也是医者。他们是疫情抗击中勇敢的逆行者,是医学生成长路上的提灯人。他们用实际行动践行着“除人类之病痛,助健康之完美”的誓言,给医学生树立了可亲可敬可学的榜样。

疫情时期,临床学院的医生们,除了医者身份,他们还是教师、医生家属、党员突击队成员、志愿者等。在每一个角色的主战场,他们都发挥超稳。

今天我不是作为一名球员和你们对话,而是作为一个儿子,一位父亲,一位与这影响了全世界的疫情相关的人类。

儿科专业的专业硕士研究生们,与老师们一起,日夜守护在患儿身边。“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场上,我们与老师并肩战斗,我们有信心!”2017级儿科专业硕士研究生张宏达说。

1665年,伦敦暴发鼠疫,剑桥学生牛顿暂避老家。躺在老家的苹果树下,牛顿被苹果砸中,有了后来的万有引力定律。“瘟疫不见得全是坏事,也许能开启重要的科学发现。同学们在此期间,有新的发现吗?”国家教学名师、武汉大学通识教育中心主任李建中教授,通过“历史上的著名瘟疫事件”开篇,引导测绘学院的大一学生思索:在抗疫时期学习人文导引,独特的意义在哪里?

武汉大学全心谋划教学工作,时刻铭记“大学的根本是培养人”。截至近日,武汉大学开出线上本科教学课头数4110门,1848名教师授课,学习学生共计23182人、204067人次;研究生课头数689门,在线教学率达95.17%,公共必修课在线教学率达100%。疫情期间,教师通过各种方式陪学伴研,确保学生宅家学习效果不减。

一名学生给吴永贵留言,“这鸡叫得中气十足。”吴永贵幽默地回应,“这是一句饱满有力的评语,我愿意把它看成一个隐喻,不管是在鸡的王国,还是未来人的世界。”